北京专业著作权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著作权

张珊-北京专业著作权律师照片展示

  • 姓名:

    张珊律师

  • 律所:

    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

    11101198911214000

  • 电话:

    13511056969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写字楼1座417-419室

律师文集

反盗版仍是第一要务 数字技术已成为唱片行业基础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6日 来源:北京专业著作权律师 浏览:266
[导读]: 张珊律师,北京专业著作权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秉承诚信、谨慎、勤勉、高效的执业理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张珊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来,恪尽职守,为当事人提供快捷、优质

张珊律师北京专业著作权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秉承诚信、谨慎、勤勉、高效的执业理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张珊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来,恪尽职守,为当事人提供快捷、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为法制建设尽了绵薄之力;在办案中不畏权贵、据理力争、维权护法,受到当事人和法院的高度认可和评价。

反盗版仍是第一要务

从6.5%到9.1%,《新上海滩》在北京地区的收视率直线上升,这着实让握有《新上海滩》音像代理发行权的北京吉尔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建晨松了口气,“按照以往的规律,热播的连续剧音像制品销量也会不错”。


不过,在电视剧音像制品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谁也无法预测《新上海滩》的表现到底会怎样。“不管怎样,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做好发行。”刚刚入行两年的郭建晨相信市场仍然还有机会。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很多人离开了音像业,更多的人选择了留下,而市场也正在考验业界的坚守和智慧。


“连版费都挣不回来”


整体疲软。这是业界对音像业的总体判断。


“现在音像版权价格一落千丈。以前一部热播电视剧的音像版权一集最高能卖到10万元,现在价格超过1万元的都寥寥无几,一般也就几千块钱,比较好的剧也不会超过2万元。”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音像部副主任任海平介绍说。


电视剧音像版权价格下跌的背后,是电视剧音像制品销售量的大幅缩水。


一张盗版光盘,成本2元多,容纳十几集电视剧,售价5元到8元。这样的“价格优势”使得正版光盘没有任何机会。“现在不少片子连版费都挣不回来,盗版对我们的影响是第一位的。面对超低价诱惑,换了你你愿意买正版碟吗”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业内人士说。


但是,这并不代表经营电视剧正版音像制品一定没有市场。“制作精美、质量上乘的碟销路还是很好的,很多消费者会购买用作收藏。”任海平告诉记者说,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品的四大名著系列电视剧销路就非常好,有关康熙、雍正的帝王剧也不错。


吉尔吉文化公司也对市场心存希望。两年来,郭建晨一口气购买了《施琅大将军》、《石破天惊》、《大敦煌》、《武林外传》等电视剧的音像版权,“总体看,有赔有赚,发行了几十部片子,没赔钱,也没赚到多少钱。”郭建晨说。


但是,对市场的悲观情绪使得一些商家开始缩减投资,甚至退出行业。“现在还在坚持做的很多公司都只发旧片,因为版费已经收回来了。”业内人士说。


在坚守中调整


“音像市场已进入微利时代,现在只要产品能保本,我们都会购买音像版权,主要是考虑扩充版源库,打造自己的品牌。”郭建晨告诉记者。


这一点和中凯文化不谋而合。“我们最近刚刚和韩国MBC影业集团签约,成为MBC在中国内地的独家代理商。MBC影业集团是韩国三大电视主流媒体之一,制作、推出了一系列广受欢迎的热门电视连续剧,如《大长今》、《我叫金三顺》、《宫》等,这对扩大我们的产品线是很有好处的。”广东中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岳洲在接受采访时说。


而在扩大产品线的过程中,版权交易也有所创新。以前,版权交易主要是买断,现在保底分成也被逐步引入。本次《新上海滩》的音像版权就采取了保底分账的方法,吉尔吉文化公司除了付出数额不小的保底数,还要与制片方分账。郭建晨认为,采取保底分账的方法,市场风险会稍微小一些,因为制片方分担了一部分。显然,在低迷的市场状况下,这种方法可能会用得越来越多。


而对于很多资源丰富的公司而言,扩大产品线意味着将精力更多地放在除了电视剧之外的其他品种上。实际上,这两年,很多经营艺术、体育等百科专题类音像制品的公司,日子反而没有那么难过。以经营百科类产品而闻名的广东福光影音公司,虽然效益大不如前,但也基本上还过得去,体现出了做长销产品的优势。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也开始关注卡通和纪录片。“我们今年发行的纪录片基本都挣钱了,很多消费者把纪录片当成了收藏品。”任海平介绍说。据了解,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发行的《故宫》、《话说长江》、《百家讲坛》和《大国崛起》都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而一套涉及考古、人物、保健和舞蹈等多方面内容的纪录片《都市百科》也开始成为知名品牌。


任海平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审美情趣的提升,纪录片的市场已经得到很大拓展,纪录片光碟市场将是一个新的增长点。


另外,音像公司的销售策略也在逐步改进。“我们现在根据每部作品的不同特点制定不同的销售计划,以适应细分市场的需要,这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郭建晨说。此外,吉尔吉文化公司正在加紧完善网络平台,开展网上直销,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同时,他们也在与广告客户建立联系,在碟片里加贴片广告。中凯也表示将加强策划,提升产品附加值,挖掘零售市场尤其是租赁市场的空间。


反盗版仍是第一要务


虽然《新上海滩》持续热播,碟片的制作和销售也都做了很大努力,但郭建晨还是很担心。“像这种40多集的长篇连续剧,正版商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每张碟只能装七八集,这样需要6张碟,而盗版商只需要两三张碟,这让我们很头疼。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密切关注着市场动向,严防盗版,捍卫自己的权益。”尽管在严防,可还是防不胜防。“现在《新上海滩》盗版满天飞,我已经南下广州好几趟了,抓到的盗版正在鉴定中,结果出来我们将起诉。”郭建晨说。


而对于其他音像公司来讲,盗版也是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有一次我在一家书店门口看见有人一次买了10套盗版《百家讲坛——于丹》,当时就很心痛,你说我们正版总共能卖多少套啊。”任海平希望政府打击盗版力度继续加大。


实际上,各家公司一直都在配合政府打击盗版,甚至组建了专门的打假队伍。“以前我们有几十号人专门负责维权,每年花费几百万元,现在市场萎缩了,也有十几号人,百八十万元经费。”郭岳洲告诉记者,维权队伍帮助调查取证,效果很好。


实际上,从今年1月开始,中凯就和美国20世纪福斯家庭娱乐公司开始了打击盗版的联合行动,并数次成功,查获盗版光盘数十万张。而福斯公司甚至表示,“福斯之所以选择中凯作为国内的独家音像代理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凯长期以来在打击盗版方面坚持不懈的努力。”






数字技术已成为唱片行业基础


□世界音乐经纪人协会创始人、荣誉主席皮特·詹纳


我从事唱片产业管理工作将近45年,长期的工作使得我试图探求整个行业的症结所在。我相信,经历了数字化革命的诸多考验,唱片行业必将涅槃重生。


关于支付方式需要政府支持监管


在一些国家,传统的政策体系和产业结构阻碍了数字化革命向有利于创作者和受众群体的方向发展。因此,我非常乐见在中国率先建立起一套面向21世纪的,既适应传统文化、又满足国民消费的示范性政策法规体系。


不同地域的人对音乐的认知有明显的不同。以英国为例,如果6000万宽带用户愿意每人每月直接或者间接地支付1英镑用以使用音乐,那么每年将因此产生7亿多英镑的收益,这几乎相当于英国唱片产业全年的销量总和。这笔费用可以分配给唱片公司、出版商、著作人和表演者,并通过协商以上各方诉求最终确定分配方案。这种收费方式也可以通过广告、赞助或是提供额外增值服务的途径实现。这种方式将需要政府给予支持、管理和监管,甚至需要实时地进行仲裁,还需要内容商和运营商坐下来具体洽谈,必要时也许还需要对具体受众群体进行细致的评估。


关于新技术市场国际化改变销售模式


在我看来,人们对实体产品和人工产品的需求将持续。我希望我们更进一步追求高品质的唱片和精美的包装,逐渐将购买唱片的行为演变成对艺术家热爱的方式。


唱片产业应当尝试进行饥饿营销。在经济学理论中,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与明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最好的演唱会门票、限量发行的专辑、现场观摩的机会等都是饥饿营销的典型案例。


如果说新技术给传统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那么它同时也为新兴产业和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了空前的机遇。唱片产业面临重组的同时,其成本也大大降低。国际化市场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销售模式。


数字化分配的优势在于,它可以使多种多样的创作人进入市场,尽管他们有些并不成熟,而这也恰恰说明,迎合消费者的产品将成为市场的主宰。


如今,对新技术的应用使得唱片行业不再依靠传统的密集型资本,数字技术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基础。唱片录制和发行的成本被空前降低,边际成本逐渐趋近于零。因此,想以传统方式从复制渠道限制文件的传播已经变得不再现实。同时,互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也使得试图关闭非法链接的想法变得难以实现。在复杂的数字系统中,精确的元数据是正确甄别歌曲著作者、拥有者和提供者的重要依据,可以为日后对著作权人的支付过程提供完备的技术保障。世界各国可以通过它进行无障碍的支付和资源共享。我想,这毫无疑问将影响全球数字化改革,也将影响世界知识产权贸易和实体贸易。


关于知识产权体系规范产业释放创造活力


唱片的制作和复制在资本高度密集的环境下发展,边际成本逐步减少。版权所有者可以在提高产量和降低成本的同时,保持原价并扩大利润;同时也可以通过版权政策弥补国内市场相比国外的成本劣势。


推动和促进全社会向有利于创新型发展的方向发展,是版权、专利乃至整个知识产权体系的基本目的。整个知识产权体系应当既保证著作权人的基本权利,又代表大众的普遍利益。但事实上,在唱片行业包含著作权人、中间商和用户终端的完整产业链中,版权拥有者与数字运营商、非法享用数字服务的用户被置于彼此矛盾的位置上。


中国政府多次明确表示将对现有产业进行升级,并希望在音乐、电影、游戏、电视节目等创意行业取得类似在计算机、航空、体育等领域的成就。而这些都需要一方面吸引优秀营销人才等专业人才,给予其精神和物质方面的充分鼓励;一方面引进投资,扩大国内市场。


中国拥有完备的音乐教育体系,但知识产权结构使很多有天赋的个性音乐人才趋于商业化。知识产权体系的重建是为了使创意产业更加规范,更加鼓励投资,且建立更加科学的奖励机制。这将打开创意产业的枷锁,释放被束缚的创造力。尽管路漫漫,但我相信这一天必将到来。





Copyright ©2008-2022

北京专业著作权律师

版权所有